Français English 中文
校园生活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法风采 > 校园生活 > 正文

中法工程师学院学生赴法开展冬季访学活动见闻系列(六)

发布者:发布日期:2017-05-22 来源: 返回

还没有从热闹的鞭炮声中清醒,还没有吃够奶奶过年做的菜,2月5日,正月初九,我们14、15级一行17人就与安炜老师一起踏上了去马赛的路途。对马赛优美异国风光的期许,对马赛中央理工的憧憬,与法国小伙伴一起学习的新鲜感都构成了我们游学之旅的动力,八天的马赛之行充斥着疲惫喜悦与温情。不同于大部分小伙伴的时间顺序叙述方式,我更喜欢撷取旅途中的点滴,向你们讲述我在马赛的思与行。

(一)Ecole Marseille——高大上的求(wu)学(li)之路

“记得吗,这个我们上学期学过!”

感受法国教育风格,亲身体验法国课堂是我们本次游学的主旋律。2月7日,我们应邀前往马赛中央理工交流学习。简便的早餐招待之后,我们参观了Ecole Marseille形如一艘战舰的校园,聆听了校长及几位教授对于Ecole Marseille的présentation。我们了解到Ecole Marseille的历史、工程师阶段的课程设置等等。令我印象深刻的主要有两点:第一,紧密的校企合作关系。校长很自豪地向我们展示了一幅地图,图上马赛中央理工周围密密麻麻的红色标记代表与学校有合作关系的企业,这些企业可能为学校的研究中心提供资金支持,也可能为学生们提供实习岗位等等,总之在企业的帮助下,学校拥有的资源十分丰富,学校里面的很多社团都是由企业资助活动的,有点类似于我们所说的“拉赞助”。第二,校长阐述的办学目的。他说,Ecole Marseille之所以开设这么丰富的课程,提供广泛的企业学习的机会,是为了使学生们在这里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découvrir)。同时他声称,Ecole Marseille在学生培养中最看重的,是学生的适应性和多学科的处理能力,这与我们的通用工程师培养思想是一致的。我们针对学校的各科能力提出了一些问题,校长都给予了细致耐心的解答。

在之后的社团结构介绍里,几位不同口音的学生为我们进行了所属社团的讲解。令我诧异的是他们的学生会(BDE)与社团是平级的,都由一个社团联合会的机构掌管,说是掌管,其实对各社团也没有什么大的约束,不会存在一级二级负责人啊这种职务,这与我们中国的学生机构管理十分不同。如果说我们的管理是树状结构图,他们更像是横向的一种全部并列的排列。在这里,学生们参与社团的热情很高,我也遇见了好几个身兼数职的学生,谈起社团活动都眉飞色舞,神采飞扬,比如我们正好遇见的通过卖花给生病的孩子募捐的活动,既有趣又有益。下午我们参观了FaTLab——一个创新类的社团,他们通过科学技术把自己的奇思妙想变为现实,有一只没有电线的台灯也可以发亮,就是利用了电磁感应定律设计的。

为什么说是物(wu)理(li)之路呢,也许是由两位物理老师带队的原因,我们参观的实验室全部是物理实验室,而且好巧不巧都是刚学过(电磁学、波动物理)或者下学期要学(光学)的内容。在研究船舶颠簸的实验室,为了在Bernard面前解释原理,我们努力回忆着自己假期忘光光了的物理知识,感觉也真是酸爽。另一个光学实验室则为我们介绍了3D全息成像(好像是这个名字),观察着眼前神奇的物理现象,聆听着耳边Bernard和安老师的讲解,就好像…回到了物理课上一样[捂脸],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才能体会。

(二)Lycée Thiers——在虐人和被虐中学习

“Lycée

Thiers est la plus grande ecole DU MONDE ! ”        

2月8日、2月9日两天,阴雨连绵,不影响我们在Lycée Thiers学习的热情。我们被分成了五个小组,和prépa的学生一起上课。上课时一个数学老师提问我们: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呢?我回答:”Comme on va etudier aux grandesécoles françaises, on

est ici pour connaîtrele système éducatif

français. On sais que le Lycée Thiers est le plus grand lycée…就在我思考在”马赛”用什么介词的时候,他迅速地接了一句“du monde”,全场爆笑,我也见识了一把法国人的骄傲。作为大三的学生,我骄傲地发现已经学完了他们在学的几乎全部数学,至于物理,没学过光学的我们只能望题兴叹。数学课上我们矜持地端坐着以比法国同学们都快的速度算出一道道题的答案。物理课正好碰到了迈克尔逊干涉仪,然而之前物理实验的学习也只是帮助我记住了各部分结构的名称而已,在天书中度过了两个小时。也许是即将进行concours的缘故,prépa二年级的学生学习极其专注,上课绝不会有玩手机和闲聊的现象,使我们放弃了法语助手查单词的打算,只是听呀听呀。哦,他们的一节课两个小时而且中间不下课,有没有给中法的孩子们带来些许安慰呢?

我最喜欢他们的TP课啦!由于他们的临时调课我们误入了非常正经的SI TD课堂,讲的内容我从图中依稀可辨是汽车发动机,带汽缸的那种…总之是非常复杂的一个现实问题。大概也考虑到我们跟不上他们TD的进度(也跟不上巴西老师的语速),一个小时后,我们就进入了SI的TP课堂,见到了许多神奇而又实用的机器。是的,实用,这是我这次游学对法国教育感受最深的一点。不同于我们先学习抽象模型,在组合成机械装置,由局部到整体的学习过程,他们在学习时先由老师对现存的机械装置进行拆解,介绍每一部分是用来做什么的,需要发挥怎样的作用,因此应该如何运作,是一个从整体到局部的过程。最后,学生们需要应人类的需求,设计出实际生活中使用的机械装置。比如如何把嫁接的树枝连在一起?手动一个个地缠太麻烦,于是有了专门缠树枝的枪。如何制作出颜色均匀,透明度合格的塑料?于是有了可以控制比率混合各种塑料颗粒的机器。如何学习SI?我们解剖了汽车发动机。上学期SI的课程真心由于太立足于现实问题使我们苦不堪言,称之为”阅读与计算并重”的考试,然而我想啊,能综合利用所学解决实际问题,才是一个工程师应该具备的能力。之前的我喜欢理论喜欢数学喜欢计算,看到了那个神奇的TP教室,现在觉得,也许以后从事实用性更强的物理,说不定会更开心。

(三)Mistral笼罩下的地中海风情

“-你想不想到底舱去?-不想。

-你—想—不—想—到—底—舱—去?-不—想——!”

马赛的天很蓝,阳光很好,海鸥很多,云很少,照出来像一幅画。到马赛的第一天,Bernard就为我们讲述了“Mistral”这个意味“马赛风”的单词,这个单词在我们之后的旅途中无处不在,毕竟不是谁都能享受8、9级大风的体验么。

据说法国人喜欢博物馆。这一点在我们亲爱的Bernard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一共还剩三天的参观时间,行程里竟然安排了3家博物馆,然而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只去了其中的一家——欧洲和地中海文明博物馆(MuCEM)该博物馆的主题是欧洲和地中海文明,包括人类在地中海生活方式的演变啊,种植的作物啊,橄榄小麦葡萄产业啊等等等等。在每人2欧租的法语解说帮助下,我们了解了作物进化的历史,认识了3种小麦,观看了酿葡萄酒的纪录片,一场法语听力与阅读的盛宴…最后不得不演变成Bernard看完讲解之后,再用简单的词汇为我们这群小尾巴讲解,等到进入宗教展览馆的时候,我们走马观花一笑而过。MuCEM的外观很美,花纹繁复,楼梯很长很长,很长很长。

我们住在市中心,与老港仅距五分钟路程,每天都能领略到老港风光。早上的老港,行人匆匆,有各种各样的鱼摊,沙丁鱼最漂亮;晚上的老港映着夕阳,在灯红酒绿中,怀抱着一艘艘船儿沉默。老港旁边有一个摩天轮,虽说名叫“la grande roue”,但比我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个摩天轮都要小,风吹来摩天轮还在微微摇晃,5欧就可以坐3圈。终于,在一个晴天,我们从老港驶向蔚蓝的地中海。出了马赛附近,海面的景色就有些单调了,但依然很美。海风很给力,我们几个坚持呆在轮渡的二层,吹得整个人都清醒了,迎着海风唱着歌,感觉很爽。我在海中央和重要的人儿们开视频,大声告诉他们我在地中海,幼稚得无法无天。我们去了一座古老的监狱——伊夫堡,就是基督山伯爵被关押的地方,听带着马赛特有的圆润嗓音的导游为我们叙述真真假假的监狱故事,伊夫堡四面环海,与陆地有着不小的距离,果然是一座天然的堡垒。我们在另一座地中海的小岛上玩水,小岛几乎空无一人,仙人掌在各处长成七歪八扭的形状,废弃的房屋,被铁丝网围住了一半,地中海的水真凉。据说每一个人的内心都多多少少有与世隔绝的欲望,起码在岛上,迎着四点半的阳光往船上走的时候,我真想留在这座岛上。

(四)美味的cuisine française

“不,你昨天在食堂吃的不是couscous,今天我带你们去吃的才是。”

实话讲,对于法国的物价,超市的生活用品,pharmacie的药妆的价格我都可以接受,唯独对于法国一顿20欧的餐费接受无力——那可是一顿饭150RMB啊!于是我们每次能在食堂吃一顿饭,都感觉自己省了不少。不过,不得不承认,在Bernard的带领下,我们吃的这几餐还是非常对得起它们的价格的——

马赛的第一餐正餐,我们品尝了当地特色鱼汤bouillabaisse,少数表示口感略腥,搭配着面包食用则感觉还好。我们还吃到了最难吃的牛排,肉老而不烂,还好有旁边的薯条给予一丝丝慰藉。饭后的甜点也是不要太好吃,份量很足,两人一份足矣~

为了洗刷前一天对牛排的惨痛记忆,Bernard决定第二天仍旧带着我们去吃另一家亲测更好吃的牛排,店老板很和善,也有点被吓到,估计从来没一次性见到这么多人…面对几分熟的询问,我们大部分果断选择了Bien cuit(全熟),在餐桌上与Bernard讨论我们父母“火锅夹生肉熟肉的筷子要分开”的论调也是有趣。

在法国学校生活的三天,我们的午餐都在食堂解决,两个学校都非常贴心地为我们准备了entrée-plat-fromage-dessert-café的饭票,然而鉴于我们分不清每盘都是什么东西往往会多拿好几份。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当我问一位Centralien我拿的是什么食物的时候,他无辜地回答:“我也不知道。”(哦后来知道了他是巴西人)问了其他人才知道这盘小小的颗粒是couscous,吃了一口之后我就果断放弃了它。

所以不难理解,当我听说Bernard要带我们去吃couscous的时候,我是非常恐慌的… “不,你昨天在食堂吃的不是couscous,今天我带你们去吃的才是。”于是我见到了一碗比昨天多得多的小小颗粒,以及羊排羊肉串香肠鸡肉酱汁若干——最后我只勉强吃完了一半。不得不佩服当地人的食量,我也深深地后悔:为什么要逞强点couscous complet!

最后我想表扬一下我们酒店的早餐!在去法国之前呢我们每个人都做好了不适应饮食的准备(甚至有人还带了泡面),然而从第一天早上开始我们就被酒店的早餐俘虏了:软乎乎刚烤出来散发着奶香味的小圆饼,酥脆的croissant,松软的小蛋糕,硬邦邦的法棍,旁边都搭配着巧克力酱枫糖和各种不知名的果酱。不爱吃冷食的你可以去要求现煎的太阳蛋(œuf au plat)和鸡蛋饼(omelette),烤肠和肉片供你选择。吃饭之后,还有热巧克力、咖啡、牛奶、酸奶、果汁等各种各样的饮品供应。美味丰富的早餐保证了我在马赛的6天都精力充沛充满能量,也使得我在回北京的第一周天天早上被饿醒,唔差点就养成吃早餐的习惯了呢!

(五)我和我的小伙伴们

“旋转楼梯是最bizarre的发明!”

如果非说这次马赛之旅有什么遗憾,那就是时间不足以与法国学生们建立深厚的友谊,毕竟我们没有binôme,和他们相处最多不过一节课的时间。然而也足以收获了许多惊喜:他们会用电子词典发音说“我喜欢你”,会在黑板上写中文“我喜欢你”,会提醒老师我们几个没有拿到TD,会特意放慢语速与我们交谈,上课期间有什么问题向他们请教的时候,收获的都是一脸善意。他们总是timide,脸红而可爱。我们听他们对校园的吐槽(“旋转楼梯是最bizarre的发明”),回答他们关于中国的问题(比如我为给他们解释中国为什么开放二胎政策),走在路上会听见一声声“你好”,我们也微笑着以“你好”回应。

有失必有得,与法国同学相处时间的减少意味着与马赛团里小伙伴们相处时间的增加,在短短的6天里,我们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由于马赛的治安据说不是很好,我们作为一个团体行动,去哪里都是一起,始终没有分开过。我们以“防御队型”行走在马赛的街头,欢笑打闹,尝试翻译着法文菜单,看图片猜得磕磕绊绊,在异国的街头留下珍贵的回忆。还记得乘船出海的那一天,顺风大喊,唱着《向天再借五百年》的我们仿佛回到了孩提时代。记得小船儿的专业级摄影,记得我莲的上镜款墨镜,记得每天和小辰辰小旻旻小芮芮的逗趣和自拍…因为有这样一群有趣的玩伴,我在马赛的每一天都很开心!

当然,开心的源头还有辛苦照顾我们的père和frère——我们亲爱的Monsieur Bernard和Monsieur An。他们不仅把我们照顾地无微不至,使我们行走在马赛街头就像在国内一样安心自由,更为我们带来了许许多多的温暖。我们的père一直为我们带路,为我们推荐好吃的餐厅,值得欣赏的马赛风光,还教我们怎样叠餐巾纸,怎样使用刀叉,进餐应该按照怎样的顺序等等,更送了我们每人一支花。我们的frère不管再累总是笑着的,只要看见他就好开心,行程中遇见的任何问题,只要找他就能得到完美的解决。他们是我们最坚强的后盾,我们有一次上课的时候,没有在预定的教室见到老师,也没有学生,正在考虑下一步怎么办的时候,在窗外看见了两位老师的身影,瞬间觉得无比安心。

后记:最美的不是风景,而是陪你看风景的人。在马赛的6天,我们满足了自己去看看的愿望,并结下了短暂的缘分。希望这段缘分能永存下去,希望我们以后还有机会走在马赛的街头,迎着风晒着太阳。